围剿涉税风险~建材行业-生产环节税务风险

2019-06-13
作者: 财税诸葛
原创

导语:   

国家机构改革,税制改革动作频出,国地税合并,以前的征管盲区已经消除,国家推行一照一码、金三税三期系统上线、电子发票推行、个人所得说与社保改革,征收管理的信息化水平不断提升“大数据” 征管时代即将到来。国家推行纳税信用等级、联合惩戒、黑名单制度,其处罚管控力度在不断加强,在强化税务征收管理的同时也在积极的释放政策红利,刺激企业产业升级。很多企业涉税防控体未真正建立,甚至处于初级阶段,涉税风险问题频出,加之本身核算不规范,造成涉税风险凸显,经营风险不断加大,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给予企业灾难性的一击;企业财务人员对风险把控能力不足,引发企业涉税风险,往往是制约企业做大做强的瓶颈。为此我们根据不同的行业与特点有针对性的整理了相关涉税风险,让财税诸葛带您一起帮助企业围剿涉税风险。

建材行业-生产环节税务风险

 

一、福利费劳保费混用的风险

(一)情景再现

某水泥制造企业2013-2015年期间向当地大型商超分多次支付劳保用品款合计590万元,借记“劳动保护费”,贷记“银行存款”“应付账款”等,可能存在扩大劳动保护费列支范围的风险。通过到相关大型商超查询销售数据,证实该公司在当地超市购买的590万元劳保用品实际为向员工发放的购物卡,应计入企业福利费用,存在少缴所得税风险。

(二)风险描述

水泥企业属于人员密集型行业,福利费用、劳保费用发生额往往较大,企业可能存在将福利费用直接列入劳保费用中少缴企业所得税风险。

(三)防控建议

一是财务人员应严格按照会计、税法规定划分核算处理企业日常经营中产生的福利、劳保等费用;二是规范劳保费用列支,按相关政策制定企业劳保费用管理办法,根据企业自身特点列出可在劳保费用科目下核算的支出,对于偶然发生的难以准确划分的支出,可及时与主管税务机关进行沟通;三是有条件的企业可聘请第三方出具所得税鉴证报告,帮助审核福利费用列支与使用情况。

(四)政策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第八条:“企业实际发生的与取得收入有关的、合理的支出,包括成本、费用、税金、损失和其他支出,准予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国务院令第512 号)第四十条:“企业发生的职工福利费支出,不超过工资薪金总额14%的部分,准予扣除。”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企业工资薪金及职工福利费扣除问题的通知》(国税函〔2009〕3号)第三条:“企业职工福利费,包括以下内容:(一)尚未实行分离办社会职能的企业,其内设福利部门所发生的设备、设施和人员费用,包括职工食堂、职工浴室、理发室、医务所、托儿所、疗养院等集体福利部门的设备、设施及维修保养费用和福利部门工作人员的工资薪金、社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劳务费等。(二)为职工卫生保健、生活、住房、交通等所发放的各项补贴和非货币性福利,包括企业向职工发放的因公外地就医费用、未实行医疗统筹企业职工医疗费用、职工供养直系亲属医疗补贴、供暖费补贴、职工防暑降温费、职工困难补贴、救济费、职工食堂经费补贴、职工交通补贴等。(三)按照其他规定发生的其他职工福利费,包括丧葬补助费、抚恤费、安家费、探亲假路费等。”

二、超标准列支工资薪金及“三费”的风险

(一)情景再现

某水泥制造企业2015年在“应付职工薪酬”等科目中共列支职工工资薪金支出5613万元。该企业集团董事会当年实际核定该企业可发放的工资总额为5307万元。企业在2015年度所得税汇算清缴时未对工资薪金支出作纳税调整,同时企业当年职工福利费、工会经费以及职工教育经费调整基数为账列5613万元的工资薪金支出,导致当期少缴企业所得税。

(二)风险描述

1.企业未按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薪酬委员会等相关管理机构制定的工资薪金制度发放工资薪金未作纳税调整的风险;

2.超过规定限额未对职工福利费、工会经费、职工教育经费等以工资总额为基数计算的扣除类费用作纳税调整的风险。

(三)防控建议

一是建立完善企业工资薪酬管理制度,使企业工资、福利等发放规范、有序;二是加强对企业财务部门、人事部门税收相关知识的培训,强化对工资薪金、职工福利等支出合理性的审核。

(四)政策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国务院令第512 号)第三十四条:“企业发生的合理的工资薪金支出,准予扣除。前款所称工资薪金,是指企业每一纳税年度支付给在本企业任职或者受雇的员工的所有现金形式或者非现金形式的劳动报酬,包括基本工资、奖金、津贴、补贴、年终加薪、加班工资,以及与员工任职或者受雇有关的其他支出。”

第四十条:“企业发生的职工福利费支出,不超过工资薪金总额14%的部分,准予扣除。”

第四十一条:“企业拨缴的工会经费,不超过工资薪金总额2%的部分,准予扣除。”

第四十二条:“除国务院财政、税务主管部门另有规定外,企业发生的职工教育经费支出,不超过工资薪金总额2.5%的部分,准予扣除;超过部分,准予在以后纳税年度结转扣除。”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企业工资薪金及职工福利费扣除问题的通知》(国税函〔2009〕3号)第一条:“……《实施条例》第三十四条所称的“合理工资薪金”,是指企业按照股东大会、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或相关管理机构制订的工资薪金制度规定实际发放给员工的工资薪金……。”

三、预提费用未做纳税调整的风险

(一)情景再现

2015年,某水泥制造企业准备通过内退形式分流转制的近千名职工以甩脱包袱,并预提相关费用共计25312万元,该预提费用当年实际共支付12301万元。2016年4月汇算清缴时,企业未对这笔预提费用做出相应调整,造成2015年度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数据变动较大。主管税务机关及时提醒企业更正,避免企业当年发生少缴所得税风险。

(二)风险描述

水泥制造企业因生产经营需要,可能存在预提部分费用,在年度所得税汇算时可能存在未支付情况也未进行纳税调整造成少缴企业所得税风险。

(三)防控建议

一是加强相关财务人员培训,准确归集划分已实际发生和尚未支付预提费用;二是细化预提费用管理,建立预提费用计提与使用台账,逐笔记录预提费用的计提与使用情况,以便年度汇算清缴时能据此准确调整应纳税所得额。

(四)政策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第八条:“企业实际发生的与取得收入有关的、合理的支出,包括成本、费用、税金、损失和其他支出,准予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

四、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的风险

(一)情景再现

某水泥制造企业,2016年企业所得税年度纳税申报表中反映,享受研发费用加计扣除36万元。经税务机关核实后发现,企业将非直接从事研发人员4人的工资薪金计入研发人员工资基数,导致多加计扣除研发费用18万元。

(二)风险描述

水泥制造企业在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时,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存在以下风险:

1.将未直接从事研发活动的人员工资薪金及社保费用列入加计扣除范围;

2.账务上不能准确划分日常生产经营和用于研究开发的机器设备、原材料;

3.未设立研发支出辅助账,未对研发费用进行单独归集与核算。

(三)防控建议

企业应按研发项目设置辅助账,准确归集核算当年可加计扣除的各项研发费用实际发生额。对研发费用和生产经营费用应分别核算,准确、合理归集各项费用支出。在年度申报研发费用加计扣除附表时,对非直接从事研发活动人员人工费用作纳税调整。

(四)政策依据

《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完善研究开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政策的通知》(财税〔2015〕119号)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企业研究开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政策有关问题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5年第97号)

五、残疾人员工资加计扣除的风险

(一)情景再现

某水泥制造企业,2016年企业所得税年度纳税申报表中反映,残疾人员工资加计扣除28万元。经税务机关核实后发现,企业无法提供4人残疾人缴纳的社会保险证明,导致多列支残疾人员工资12 万元进行了加计扣除。

(二)风险描述

水泥制造企业在残疾人工资加计扣除申报时,存在以下风险:

1.未履行残疾人工资加计扣除税收优惠备案手续;

2.将不符合残疾人条件的员工计入残疾人实际发放工资基数进行加计扣除。

(三)防控建议

在企业所得税年度申报时,应按规定履行残疾人工资加计扣除备案手续,提供残疾人证明、劳动合同或服务协议、为残疾人缴纳的社会保险证明、残疾人工资银行支付证明,不得将不符合规定的人员计入残疾人员进行所得税加计扣除。

(四)政策依据

《财政部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安置残疾人员就业有关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09〕70号)